在今天看見明天

跟孩子一起翻越阿爾卑斯山

跟孩子一起翻越阿爾卑斯山

時報出版

美食旅遊

2015-01-24 11:42

我真的辦到了!我成功地說服家人,靠著雙腳從慕尼黑走到威尼斯,全程一共554公里。雖然我並沒有計畫這趟長途健行之旅要一氣呵成地走完,但這場遠征阿爾卑斯山的結果至少是令人滿意的。

「我怎麼會在這兒越陷越深?」席碧勒站在慕尼黑市中心的瑪利安廣場(Marienplatz)上,背著十二公斤重的背包,手上牽著我們的孩子菲力斯與魯卡斯,用不信任的眼神注視著我。

這兩個滿頭金髮的小兄弟背上藍色俗麗的小背包,他們也同樣不太明白,面對眼前這一切,他們該怎麼辦?現在我們真的要出發了嗎?我們可以勝任愉快嗎?我似乎可以讀出他們的心思。我真的辦到了!我成功地說服家人,靠著雙腳從慕尼黑走到威尼斯,全程一共554公里。雖然我並沒有計畫這趟長途健行之旅要一氣呵成地走完,而是分成兩個階段,但這場遠征阿爾卑斯山的結果至少是令人滿意的。

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們是怎麼走完全程的。總之,我們很快地動身出發─在他們尚未產生其他想法之前。

大哉問:為什麼要展開這趟長途健行?

「爹地真是異想天開!」魯卡斯與菲力斯幾乎無法理解,他們的父親竟然突發奇想,要徒步翻越阿爾卑斯山!從慕尼黑開車前往地中海速度快多了,而且毫不費力,幹嘛親自走路,跟阻攔的高山糾纏不休?他們對於徒步超過550公里的體能挑戰,或者好幾個星期深入大自然的體驗,一點兒也不感興趣。他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家裡明明有車子,還要這樣自找麻煩?

「這不行的!」我太太打從一開始就大驚小怪,我只好繼續糾纏她,一再提起橫越阿爾卑斯山的話題,還將幾本旅遊指南雜亂地擺在屋內,讓她無法視而不見,希望能逐漸打動她。「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贊成這種瘋狂的想法」,席碧勒說。後來她的疑慮突然間煙消雲散,她真的被我說服了!她也覺得,我們全家應該試著走走這條很吸引人的健行路線。

我們不存任何幻想。我們並沒有豐富的山地健行經驗,頂多只參加過爬山一日遊這類活動,因此,我們並不知道,是否真的能克服長途山區跋涉的挑戰。然而在出發的幾天前,孩子們突然出現興奮而緊張的情緒,這是完全正面的進展:他們的好奇心慢慢被喚醒了!他們似乎明白,一場相當新奇而特別的旅程即將展開!

我自己則不只期待一種非常特殊的健行體驗,更希望家人能從中獲得一些難忘的生活經歷。我很高興自己能藉此拉近和家人的距離,平常在一堆事務的牽絆下,是不可能有這種機會的。我深深覺察到,夫妻和親子這幾個星期在路途中跋山涉水,其實遠遠不只是一個看起來頗為荒謬的健行計畫。這場長途健行之旅讓我們一家四口獲得了許多共同相處的寶貴時間,而這種情況或許以後不會再有了!

第四天:阿爾卑斯山以閃電與雷鳴問候我們
-巴特.透爾茲-棕角峰(Brauneck)山莊,15公里
-預定健行時間:到連格里斯(Lenggries),4小時;實際使用時間:連同搭纜車登上棕角峰,5小時30分鐘

一大早啟程的計畫再度成為泡影。我們在七點二十分起床,準時在一小時後享用一頓真正出色的有機早餐,包括旅館自製的麵包、果醬及鮮榨果汁。這次從巴特.透爾茲啟程之前,為何耗掉較長的時間?原因是,我們在藥房停留了。店家以會心的微笑接待我們這些健行者。「幾乎所有走路去威尼斯的人都會經過這兒呢」,藥房老闆自信滿滿地露出牙齒微笑著,帶點幸災樂禍的味道。可惜他對於如何對治阿奇里斯腳跟肌腱發炎所引發的疼痛,除了讓腳休息幾天這個不合用的建議外,只提供兩小條藥膏以減緩發炎症狀,或者應該說,它們似乎特別有止痛的功效。

下一站是藥妝店,在那裡我們可以買到繃帶,這樣就可以把那些我們綁在發疼的膝蓋上、看起來已用很久的繃帶換下來。「我們很虛弱嗎?」席碧勒問,「外表看起來不會」,我用驚訝的眼神刻意奉承她。我現在每走一步,關節就會出現局部疼痛,我們通常會因為太過樂觀而不使用繃帶,但現在可衷心感謝它了!別看現在是八月天,今年又特別陰濕,反正下雨天也不能穿短褲,所以,膝蓋綁著繃帶根本不用擔心不雅觀。

在透爾茲沒有好好休息幾天,是我們犯下的一個錯誤。一方面,身體因為不尋常的活動量而出現的肌肉疼痛極度需要好好休息,即使只休息一天或待在比較高級的旅館所附設的健康休閒中心,都是很有幫助的;再者,這座小城簡直美呆了,匆匆走過未免可惜。而且,只要誰一路走到這兒(早就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就配得到幾天的休息時間。這個小鎮是慕尼黑-威尼斯夢幻健行路線的沿途據點。

這實在是很獨特的經歷:人們在健行的路途中,會很快適應一種完全的寧靜,之後就不想再離開這種氛圍了!山脈就在我們眼前高高聳立著,這讓我們受到極大的鼓舞!我們帶著振奮的心情,邁開步伐啟程了!此外,我們全家也很期待第一次在高山上過夜。

天氣倒是馬馬虎虎,有時會下毛毛雨,但我們依然興致高昂地邁步向前。綁在膝蓋的繃帶使關節的症狀穩定許多,真是不可思議!特別是我們已經習慣背著重背包,因此,腿部肌肉在今天只有短暫感到疼痛。雖然,我們承受肌肉痠痛的時間比我父親預測的還要多出一天,但至少我們已經甩開這種不堪的經驗了!我們突然覺得,背包的重量是理所當然的負擔,這種感覺也讓我們很錯愕!難道我們不能成為名副其實的健行達人嗎?

人們大概會因為巴特.透爾茲到連格里斯的路段地勢平坦,路況很好,走起來很輕鬆而覺得單調乏味,但我們卻在途中發現它迷人的地方:河邊的卵石場有一部分生長著稀疏、低矮的植被,讓人想起苔原。而且每往前走一步,阿爾卑斯山脈的輪廓在早晨霧氣中就更加清晰分明。現在有時會下起驟雨,但完全無法阻卻我們的熱情。

沿途豎立著許多路標,不過,它們很顯然僅指出大概的方位,讓健行者可以知道,自己是否走對方向,並不需要太在意它們的存在。至於那些報明公里數的路牌就不同了,它們往往讓健行者五雷轟頂,意識到原來他過去的半小時不該往前走,而是倒退嚕。當我們因為這些路標告示牌而走錯路時,孩子們的情緒會特別激動。「真是來亂的!」魯卡斯痛罵,「大家很高興就快到目的地了,哪知道又要走好幾個小時!」他說得沒錯。如果有人在細雨中健行,而且已經完全虛脫,當他注意到,距目的地五公里的路標指示而鬆了一口氣,卻又在半小時後看到另一個路標,上頭顯示的公里數竟是原先的兩倍時,這真的會讓他完全崩潰洩氣。健行者在路途中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遇到這種情況。

這一切實在不可置信,三天前我們還在大城市的市政廳前和遊客們一起湊熱鬧,觀賞鐘塔上機械人偶的表演,而此刻竟已經走在阿爾卑斯山區了。

孩子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
孩子們跟著我們健行,每每情緒激昂時,就跑跳起來;當景色不值得一顧時,就慢吞吞拖著腳步走。這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孩子們當然是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考量事情有自己的準則。山脈在他們眼中雖然和藹可親,具有視覺上的吸引力,但依薩河畔的經歷卻更精彩刺激。

小溪流的交會讓他們感到樂趣無窮,他們不只在尋找河蟹,還特別著迷於河邊那些石頭金字塔。當粗壯的樹幹被河水沖上岸時,他們會很激動,會盡最大的努力,把樹幹再度推回水中;當河水順利地把這些樹幹帶往下游慕尼黑的方向時,他們會因此而歡呼,雀躍不已。他們喜歡在河邊築土堤、攀爬一人高的岩石,或是把大顆石頭往水裡丟,讓河水發出飽滿的撲通聲。

我們在接近連格里斯的路途上感受到濃濃的田園風味。河流周圍都是綠油油的草坪,太陽和樹葉玩著光影的遊戲,乳牛或吃草或百無聊賴地從背後楞楞望著我們,小教堂的鐘聲響起,某處還飄來新鮮小牛肝醬(Leberkäse)的香味。現在菲力斯落後更多了,他屢次意興闌珊地用手杖敲打路邊的矮樹與灌木叢,看來我們必須儘快地做一次較長的休息。昨天我試著讓菲力斯想像自己是「小飛俠彼得潘」裡的那隻鱷魚,大家都知道,這隻鱷魚因為吞下一個滴答滴答響的時鐘,因此,牠總是順著滴答滴答的節奏走路。這個具有幻想色彩的故事確實能鼓勵他繼續往前邁步,不過,它的效應也在快速遞減中。今天我再度提醒他是那隻吞下時鐘的鱷魚,不過,這個故事今天似乎已經對他不管用了!

我們的健行路程經過連格里斯最美、景色如畫的地方。我們走進一條罕有車子經過的小巷裡,無意間還發現一座我們所見過最富麗堂皇的花園。我們總是一再停下腳步觀賞並發出讚歎:這位連格里斯居民如何用他的綺想、熱情和大量而幾乎無法估算的時間把他的小花園變成一個小型的夢幻樂園?信不信?這兩個小傢伙當下也深受眼前這個華麗繁華的花卉世界的吸引。不過,要等到孩子們看見登山纜車的車廂時,他們的眼睛才真正閃爍著光芒。

由於時間因素,我們決定不吃正式的午餐,而是到超市購買拉德勒調味淡啤酒(Radler)、可樂、小圓麵包(Semmel)夾香腸、冰品與甜食。我們費勁地把我們自己和行李安置在一個四人坐的、空間狹窄的纜車車廂裡,然後紮紮實實地享受我們的點心時間。現在我們不必靠著雙腳走動,就可以朝著棕角峰迎面滑行而去,這實在太棒了!當纜車接近頂峰時,我們可以眺望身後阿爾卑斯山遼闊寬廣的山麓地帶,不過,我們的右手邊卻突然昏暗起來,剛才明明還有陽光照耀著,這會兒卻突然出現一堆烏雲,似乎一場頗具威脅性的雷雨就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降臨了!

我們在峰頂下纜車,大雨也在此時傾瀉而下。閃電在厚厚的烏雲帶不停地竄動著,雲氣變幻莫測,有些則已經天破雲開,剛被雨水沖洗的山脊顯得新綠而飽滿,上頭還有幾束陽光照瀉下來,感覺非常不真實。突來的傾盆大雨就好像東南亞的熱帶季風雨誤闖歐洲的阿爾卑斯山區一般。強風環繞著纜車站,發出陣陣的呼號,我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往前走。低沉隆隆的雷鳴吸引我們的注意,孩子們心慌地一再朝外遠望。雖然棕角峰山莊距離這裡僅有四分鐘的腳程,但在這種不可駕馭的自然力作用下,它似乎也變得遙不可及。

我們第一次對山區惡劣的天氣和它的威力留下深刻印象。這個經驗讓我們學到一個重要的教訓:山區的天氣非常不穩定,隨時會出現變化。

我們待在纜車站的餐廳已超過一個小時,一面喝著咖啡,一面透過景觀窗感受大自然力量的洶湧翻騰。今天預計在圖欽山莊過夜的行程因為時間因素(已經下午四點)而取消,我們打行動電話退訂住房,然後預訂了棕角峰山莊四個通鋪間的床位。我們被安排入住一間鋪有原木壁板的八人房,比通鋪間小而舒適,有兩扇窗戶和四張雙層木頭床,床上的被褥還有方格圖案,看到這一切越發讓我感到輕鬆。老闆娘特別安排我們一家人單獨使用這個房間,「孩子們會比較舒適」,她很清楚,「許多客人遇到鬼天氣就不肯大駕光臨了!」

情況其實就跟我們打從一開始所想像的那樣:孩子們躺在床上聽音樂,席碧勒和我有真正的空閒閱讀我們隨身攜帶來的書籍。留在房間裡休息的我們也會朝窗外遠望,我們發現天邊有一彎大彩虹橫跨亞亨谷地(Jachental),這麼壯觀的自然景象實在令人驚歎不已。

天色漸暗,雨勢暫歇,我和菲力斯便往距離山莊只有幾公尺的峰頂十字紀念碑走去。狂風雖然怒號著,海拔1555公尺高處的景色真是壯麗宜人─濃霧從谷底悄悄升起,黃昏的陽光一再將雲層撕裂,自缺口瀉下,插在棕角峰山莊前面的巴伐利亞的藍白旗幟也在風中飄揚。舊登山鐵道已長期停止營運,被棄留在高山中,此時的我們也像與世隔絕一般。不過,這並沒有使我們感到任何的不快,它反而讓我們趁機遠離原本習慣的生活方式,好好地親近大自然。

我們在房裡和孩子們玩紙牌。這兩個小傢伙子竟然為了誰洗牌這個問題而相互爭執起來,我氣極了,便索性把他們趕到另一張桌子去。有人會相信嗎?他們對於白天累人的健行完全無動於衷,還有餘力和自己的兄弟為這種芝麻小事(對於我們大人而言)而爭吵。我們又繼續玩了一會兒,才熄燈就寢。菲力斯顯得特別興奮,這是他第一次在高山中過夜,當我們帶他到他的床鋪躺下時,他還幸福地笑了起來。其他人也很放鬆,今天算是健行開始以來最美妙的一天了!不敢置信啊!這條夢幻健行路線激發起我們的熱情,早已掩蓋過它所帶來的辛苦和勞頓。〈本文選自全書,曾琳之 整理〉
 
作者:蓋爾哈特.馮.卡普夫
德國知名旅遊作家。《多瑙快訊報》(Donaukurier,德國茵果爾市日報)運動版編輯,關注各種運動賽事;另外,還定期在德國的一些日報及專業報刊上發表運動及旅遊方面的文章。
靈機一動規畫的慕尼黑往威尼斯之行,凝聚了全家人的心,因本書成為風靡歐洲的暢銷作者。
 
出版:時報出版

書名:帶著兩隻大象翻越阿爾卑斯山

 
目錄:
推薦文 帶孩子一起上山,台灣也可以  黃福森
推薦文 辛苦?他們自找的! 葉麗萍
Message from Gerhard 作者台灣版序
 
[前言]
本書作者和他的妻兒
大哉問:為什麼要展開這趟長途健行?
一些行程建議的準備
 
從慕尼黑到茵河谷地
第1天:體力消耗殆盡
第2天:通往威尼斯的門戶
第3天:山巒近在眼前
第4天:阿爾卑斯山以閃電與雷鳴問候我們
第5天:自然森林保護區裡的阿爾卑斯野山羊
第6天:翩翩飛舞的伴隨者
第7天:忽然孩子們不見了
第8天:惡劣天候與痛楚
第9天:了不得的卡文德山脈
 
從茵河谷地到多羅彌頓山脈
第10天:阿爾卑斯山主脈
第11天:美人魚和烤豌豆
第12天:迎向冰河
第13天:情緒跌入谷底
第14天:好消息
第15天:如魔幻般美麗的南提洛地區
第16天:王者路段
第17天:該死的羅登角森林
休息日:多羅彌頓在望了
不得已的休息日:走了五分鐘之後,像掉進水裡般全身濕透
第18天:迷戀上高山牧場
第19天:繞行派特勒科佛山
第20天:充滿享受的高山旅程
第21天:攀登塞拉山
第22天:登上第一座三千公尺的高峰
 
從多羅彌頓山脈到威尼斯
第23天:令人難忘的景觀
第24天:繞行瑪摩拉達山
第25天:山中一片花海
第26天:努泰拉巧克力堅果醬與好朋友
第27天:困惑的健行者和冰雹雨
第28天:勉強算是經過了-席亞拉山
第29天:令人著迷的地方
休息日:與皮亞夫河一起往南方漂流
第30天:世界上最怪異的山莊
第31天:一棟塔爾佐的別墅
第32天:普洛塞科葡萄及隱密的修行中心
第33天:世界上最大的鑽石
第34天:循著海明威的足跡
第35天:腳趾間的海水

延伸閱讀

64年來每天都帶手帕!郭台銘自曝靠這習慣追到老婆

2019-03-09

郭台銘貼出兒時照 猜猜哪個是霸氣總裁?

2019-03-08

威州投資案出現變數 郭台銘:因遭遇到「這個」瓶頸

2019-02-02

專利大戰 恐讓Android從蜜糖變毒藥

2011-07-28

微軟並非真心要鴻海付錢 郭董:股東不必擔心有損失

2019-03-12